博弈分析说明厂商为何选择纳税筹划
来源:一税通
作者:一税通
时间:2020-03-27 14:40
浏览量:607

  纳税筹划是企业财务管理的范畴,其目标是由企业财务管理的目标决定的,即实现股东财富最大化。所以,在追求股东财富最大化的过程中,企业税收负担的轻重直接关系到企业实得利益的多寡。从目前研究来看,人们更多地从其合法性特征及于国家、企业和社会的现实意义的角度来论证其必要性。纳税筹划理论上是否成立,单纯从纳税筹划的特点和现实意义来认识是很不够的,有必要从理论上阐明其存在的客观理论基础。

博弈分析说明厂商为何选择纳税筹划

  微观经济学理论的建立是以一定假设条件为前提的。第一,“经济人”假设。“经济人”被规定为经济生活中一般的人的抽象,其本性是被假设为利己的。他在一切经济活动中的行为都是合乎所谓的理性的,即以利己为动机,力图以最小的经济代价追逐和获得自身最大的经济利益。这项假设反映到企业纳税中,就是说他们具有“纳税理性”,在特定的税收环境中(法制体系、征纳关系等)进行自利的、清醒的、主动的选择,以最大限度地实现投入最少(纳税、纳税成本等)产出最大(后效益、股东权益)均衡。第二,完全信息的假设条件。这一假设条件的主要含义是指,市场上每一个从事经济活动的个体都对有关的经济情况具有完全的信息。

  正是这种理性选择的行为规律,以及我国税法本身尚存在的不完善性与局限性,导致了企业为了利益最大化纷纷采用各种可能的手段来减少纳税。但是,所采用的方法很多是不合法的,且有很大的风险性。如偷税、逃税等。这虽然暂时减少了企业的税收负担,但不合法的行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随着企业法制意识的增强,理性的纳税人会选择进行纳税筹划。纳税筹划,是从纳税人的角度出发,在不违犯税法及其他法规的前提下,充分利用税法中固有的起征点、税率、税目、税收优惠政策等对纳税人的筹资活动、投资活动、消费活动、经营活动等进行巧妙的安排,以达到在合法的前提下尽量少缴税及优化税收结构等目的的财务筹划活动。所以,纳税筹划被称为新世纪的“朝阳产业”。这种提法也许不甚贴切,但却体现了纳税筹划的重大影响。因此,进一步加强纳税筹划的研究仍显得十分重要和迫切。 纳税筹划的博弈分析 由博弈现象产生的博弈论,是研究决策主体的行为发生直接相互作用时的决策及决策均衡问题的一种理论,即博弈双方之间的对抗、竞争或在面对一种局面时的对策选择行为。在此,本文通过博弈分析说明厂商为何选择纳税筹划。

  假设市场中只有甲、乙两个厂商,而且乙厂商对甲厂商的纳税筹划行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实际上,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既然市场中只有甲、乙两家厂商,那么每个厂商在市场中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进行决策时,都必须把竞争者的反应考虑在内。厂商的利润不仅是自己战略的函数,还是对方战略的函数。这种进一步的假设以及纳税人都具有的纳税理性,他们在不确定条件下的行为规律都启发我们运用一个新的、科学的研究理论--博弈论来深入探讨问题。

  假设同等条件下的企业甲、乙,都面临是否作纳税筹划的选择。他们经过估计得出:如果两个企业都不进行纳税筹划,各自的收入为20单位,缴税10单位后(假定税率为50%),各自的净收益为10单位;如果他们都进行纳税筹划,各自收入为24单位(可以获得系统外企业的市场份额,比如由于纳税筹划使税负降低,厂商通过降低售价抢占了替代品的市场份额),但由于纳税筹划应税收益为16单位,缴税为8单位,付出筹划成本1单位,各自净收益15单位;如果一个筹划一个不筹划,筹划的收入为30单位(筹划者不仅夺得系统外企业的市场份额,还抢得另一企业的份额),不筹划的收入为18单位,扣除各自的税款与成本之后,净收益一个为21单位,另一个为9单位。博弈双方的行动或战略组合为(筹划、筹划)、(筹划、不筹划)、(不筹划、筹划)、(不筹划、不筹划);由于假设了博弈中信息是完全的,甲与乙相互都知道对方的行为特征和可能的选择,对对方都有充分的了解,他们同时选择自己的行动且只选择一次。所以,该模型符合完全信息静态博弈的特征,因而存在一个纳什均衡的解。

  为便于后面的理解,先对纳什均衡作一下解释。纳什均衡,是指这样一种均衡的状态:如果博弈中有一个可能的战略均衡状态,在没有外在强制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参与人有积极性不去行使这个战略,也即对任何一个参与人来说,行使战略带来的效用都大于不执行战略的效用。就是参与博弈的主体在给定其他人的战略条件下选择自己的最优战略,所有参与人选择的战略一起构成一个战略组合,这种均衡是可以自动实施的,它就构成一个纳什均衡。

  由此可以得出如下博弈矩阵:表中每格的两个数字代表对应战略组合下两个厂商的净收益(前面为甲的净收益,后面为乙的净收益)。先看甲,无论乙是否筹划,甲筹划方案的净收益都严格大于不筹划方案的,因而理性的甲会选择筹划;同样,乙也会选择筹划。甲、乙的最优战略都是进行纳税筹划。所以,在这项博弈中(筹划、筹划)是一个纳什均衡解。显而易见,在理性的支配下,企业有能力就会自然选择纳税筹划。

  因为纳税筹划不仅直接会减轻企业税负,而且由于减少成本,会强占市场分额而增加收入,只要是理性的企业都会力争进行纳税筹划,实现股东财富最大化。 纳税筹划的成本效益分析 通过博弈分析可知,企业进行纳税筹划会使股东财富实现最大化。但实际操作中,纳税筹划方案理论上虽然可以降低部分税负,但实际运作中却往往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其中很多筹划方案不符合成本效益原则是造成纳税筹划失败的重要原因。所以,在筹划纳税方案时不能一味考虑纳税成本的降低,而忽略因该筹划方案的实施引发的其它费用的增加和收入的减少,必须综合考虑该筹划方案是否能给企业带来绝对的收益。纳税筹划方案的选择实际上是一种财务决策,该财务决策的核心是比较收益、成本和风险,风险实际上也是一种成本。因此,决策者在选择筹划方案时,必须遵循成本效益原则,才能保证纳税筹划目标的实现。

  可以说,任何一项筹划方案都有两面性。随着某一筹划方案的实施,纳税人在取得部分税收利益的同时,必然会为该筹划方案付出额外费用,以及因选择该筹划方案而放弃其他方案所损失的相应的机会收益。当新发生的费用或损失小于取得的利益时,该方案就合理;反之,该方案就是失败的。

  一项成功的纳税筹划必然是多种税收方案的优化选择,我们不能认为税负最轻的方案就是最优的,一味追求税负降低往往会导致企业总体利益下降。 纳税筹划的经济学分析 纳税筹划和其他财务管理决策一样,必须遵循成本效益原则。但是,企业到底如何遵照成本效益原则进行纳税筹划呢?根据西方经济学原理中的边际报酬递减规律,纳税筹划进行到一定程度必然产生成本大于效益的情况。

  那么,企业如何掌握这个度? 在西方经济学理论中,纳税筹划的总成本TC是企业一定时期内为进行纳税筹划所做出全部投入的总成本,它是总固定成本和总可变成本之和。

  由定义可知,总成本曲线TC是一条由纵轴上某点出发的向右上方倾斜的曲线,而且由于边际报酬递减规律,总成本曲线TC上存在一个拐点,其曲线如图1所示。边际成本MC是企业一定时期内增加一单位产品(即因为没有进行纳税筹划而增加一个单位的纳税额)时所增加的成本,如图2所示。曲线MC上每点的边际成本是由总成本曲线TC上相应点的斜率给出的。总收益TR是企业在一定时期内进行纳税筹划所获得总收入。

  同理,边际收益MR就是企业一定时期内通过纳税筹划减少一单位的纳税额所获得的收益。我们可以从市场的特性分析,一般性的市场属于垄断竞争市场。垄断竞争市场是介于完全垄断和完全竞争之间,存在一定“兼容性”的市场结构,它兼有竞争性和垄断性,但更接近于竞争性。垄断竞争是大多数经济学家所认同的比较接近现实的一种市场结构。因此,一般性企业的边际收益曲线是在最初有个短期的递增,然后向右下方倾斜的,曲线上每点的边际收益,由总收益曲线上相应点的斜率给出。如果你对税收筹划还有其他的疑问,可添加一税通税收筹划师免费咨询税收筹划细节。也可在一税通网站内获取更多税收筹划成功案例。

博弈分析说明厂商为何选择纳税筹划
来源:一税通 时间:2020-03-27 14:40

  纳税筹划是企业财务管理的范畴,其目标是由企业财务管理的目标决定的,即实现股东财富最大化。所以,在追求股东财富最大化的过程中,企业税收负担的轻重直接关系到企业实得利益的多寡。从目前研究来看,人们更多地从其合法性特征及于国家、企业和社会的现实意义的角度来论证其必要性。纳税筹划理论上是否成立,单纯从纳税筹划的特点和现实意义来认识是很不够的,有必要从理论上阐明其存在的客观理论基础。

博弈分析说明厂商为何选择纳税筹划

  微观经济学理论的建立是以一定假设条件为前提的。第一,“经济人”假设。“经济人”被规定为经济生活中一般的人的抽象,其本性是被假设为利己的。他在一切经济活动中的行为都是合乎所谓的理性的,即以利己为动机,力图以最小的经济代价追逐和获得自身最大的经济利益。这项假设反映到企业纳税中,就是说他们具有“纳税理性”,在特定的税收环境中(法制体系、征纳关系等)进行自利的、清醒的、主动的选择,以最大限度地实现投入最少(纳税、纳税成本等)产出最大(后效益、股东权益)均衡。第二,完全信息的假设条件。这一假设条件的主要含义是指,市场上每一个从事经济活动的个体都对有关的经济情况具有完全的信息。

  正是这种理性选择的行为规律,以及我国税法本身尚存在的不完善性与局限性,导致了企业为了利益最大化纷纷采用各种可能的手段来减少纳税。但是,所采用的方法很多是不合法的,且有很大的风险性。如偷税、逃税等。这虽然暂时减少了企业的税收负担,但不合法的行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随着企业法制意识的增强,理性的纳税人会选择进行纳税筹划。纳税筹划,是从纳税人的角度出发,在不违犯税法及其他法规的前提下,充分利用税法中固有的起征点、税率、税目、税收优惠政策等对纳税人的筹资活动、投资活动、消费活动、经营活动等进行巧妙的安排,以达到在合法的前提下尽量少缴税及优化税收结构等目的的财务筹划活动。所以,纳税筹划被称为新世纪的“朝阳产业”。这种提法也许不甚贴切,但却体现了纳税筹划的重大影响。因此,进一步加强纳税筹划的研究仍显得十分重要和迫切。 纳税筹划的博弈分析 由博弈现象产生的博弈论,是研究决策主体的行为发生直接相互作用时的决策及决策均衡问题的一种理论,即博弈双方之间的对抗、竞争或在面对一种局面时的对策选择行为。在此,本文通过博弈分析说明厂商为何选择纳税筹划。

  假设市场中只有甲、乙两个厂商,而且乙厂商对甲厂商的纳税筹划行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实际上,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既然市场中只有甲、乙两家厂商,那么每个厂商在市场中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进行决策时,都必须把竞争者的反应考虑在内。厂商的利润不仅是自己战略的函数,还是对方战略的函数。这种进一步的假设以及纳税人都具有的纳税理性,他们在不确定条件下的行为规律都启发我们运用一个新的、科学的研究理论--博弈论来深入探讨问题。

  假设同等条件下的企业甲、乙,都面临是否作纳税筹划的选择。他们经过估计得出:如果两个企业都不进行纳税筹划,各自的收入为20单位,缴税10单位后(假定税率为50%),各自的净收益为10单位;如果他们都进行纳税筹划,各自收入为24单位(可以获得系统外企业的市场份额,比如由于纳税筹划使税负降低,厂商通过降低售价抢占了替代品的市场份额),但由于纳税筹划应税收益为16单位,缴税为8单位,付出筹划成本1单位,各自净收益15单位;如果一个筹划一个不筹划,筹划的收入为30单位(筹划者不仅夺得系统外企业的市场份额,还抢得另一企业的份额),不筹划的收入为18单位,扣除各自的税款与成本之后,净收益一个为21单位,另一个为9单位。博弈双方的行动或战略组合为(筹划、筹划)、(筹划、不筹划)、(不筹划、筹划)、(不筹划、不筹划);由于假设了博弈中信息是完全的,甲与乙相互都知道对方的行为特征和可能的选择,对对方都有充分的了解,他们同时选择自己的行动且只选择一次。所以,该模型符合完全信息静态博弈的特征,因而存在一个纳什均衡的解。

  为便于后面的理解,先对纳什均衡作一下解释。纳什均衡,是指这样一种均衡的状态:如果博弈中有一个可能的战略均衡状态,在没有外在强制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参与人有积极性不去行使这个战略,也即对任何一个参与人来说,行使战略带来的效用都大于不执行战略的效用。就是参与博弈的主体在给定其他人的战略条件下选择自己的最优战略,所有参与人选择的战略一起构成一个战略组合,这种均衡是可以自动实施的,它就构成一个纳什均衡。

  由此可以得出如下博弈矩阵:表中每格的两个数字代表对应战略组合下两个厂商的净收益(前面为甲的净收益,后面为乙的净收益)。先看甲,无论乙是否筹划,甲筹划方案的净收益都严格大于不筹划方案的,因而理性的甲会选择筹划;同样,乙也会选择筹划。甲、乙的最优战略都是进行纳税筹划。所以,在这项博弈中(筹划、筹划)是一个纳什均衡解。显而易见,在理性的支配下,企业有能力就会自然选择纳税筹划。

  因为纳税筹划不仅直接会减轻企业税负,而且由于减少成本,会强占市场分额而增加收入,只要是理性的企业都会力争进行纳税筹划,实现股东财富最大化。 纳税筹划的成本效益分析 通过博弈分析可知,企业进行纳税筹划会使股东财富实现最大化。但实际操作中,纳税筹划方案理论上虽然可以降低部分税负,但实际运作中却往往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其中很多筹划方案不符合成本效益原则是造成纳税筹划失败的重要原因。所以,在筹划纳税方案时不能一味考虑纳税成本的降低,而忽略因该筹划方案的实施引发的其它费用的增加和收入的减少,必须综合考虑该筹划方案是否能给企业带来绝对的收益。纳税筹划方案的选择实际上是一种财务决策,该财务决策的核心是比较收益、成本和风险,风险实际上也是一种成本。因此,决策者在选择筹划方案时,必须遵循成本效益原则,才能保证纳税筹划目标的实现。

  可以说,任何一项筹划方案都有两面性。随着某一筹划方案的实施,纳税人在取得部分税收利益的同时,必然会为该筹划方案付出额外费用,以及因选择该筹划方案而放弃其他方案所损失的相应的机会收益。当新发生的费用或损失小于取得的利益时,该方案就合理;反之,该方案就是失败的。

  一项成功的纳税筹划必然是多种税收方案的优化选择,我们不能认为税负最轻的方案就是最优的,一味追求税负降低往往会导致企业总体利益下降。 纳税筹划的经济学分析 纳税筹划和其他财务管理决策一样,必须遵循成本效益原则。但是,企业到底如何遵照成本效益原则进行纳税筹划呢?根据西方经济学原理中的边际报酬递减规律,纳税筹划进行到一定程度必然产生成本大于效益的情况。

  那么,企业如何掌握这个度? 在西方经济学理论中,纳税筹划的总成本TC是企业一定时期内为进行纳税筹划所做出全部投入的总成本,它是总固定成本和总可变成本之和。

  由定义可知,总成本曲线TC是一条由纵轴上某点出发的向右上方倾斜的曲线,而且由于边际报酬递减规律,总成本曲线TC上存在一个拐点,其曲线如图1所示。边际成本MC是企业一定时期内增加一单位产品(即因为没有进行纳税筹划而增加一个单位的纳税额)时所增加的成本,如图2所示。曲线MC上每点的边际成本是由总成本曲线TC上相应点的斜率给出的。总收益TR是企业在一定时期内进行纳税筹划所获得总收入。

  同理,边际收益MR就是企业一定时期内通过纳税筹划减少一单位的纳税额所获得的收益。我们可以从市场的特性分析,一般性的市场属于垄断竞争市场。垄断竞争市场是介于完全垄断和完全竞争之间,存在一定“兼容性”的市场结构,它兼有竞争性和垄断性,但更接近于竞争性。垄断竞争是大多数经济学家所认同的比较接近现实的一种市场结构。因此,一般性企业的边际收益曲线是在最初有个短期的递增,然后向右下方倾斜的,曲线上每点的边际收益,由总收益曲线上相应点的斜率给出。如果你对税收筹划还有其他的疑问,可添加一税通税收筹划师免费咨询税收筹划细节。也可在一税通网站内获取更多税收筹划成功案例。

点击拨打
有任何售后问题
请拨打我们7*24小时服务热线
微信扫一扫
关注一税通官网
随时随地办理业务
2019 ©漫登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28348号-1
联系专家
陈先生
18101679600
微信咨询
扫一扫,立即享受税收优惠